当前位置:主页>行业资讯>

航模,为男人插上征服的翅膀

来源:作者:本站
螺旋桨的气浪卷起一阵沙尘,发动机的轰鸣近在咫尺,航模爱好者握紧遥控器的手关节发白,好像这并不只是一次遥控飞行。

  也许从直立行走仰望蓝天的那一刻起,人类就对飞行充满了渴望。500多年前,文艺复兴大师达·芬奇,不单预测了音速飞机的三角形状,更自己设计了一架机翼是螺旋面的模型直升机。即便有了太空之旅的今天,翱翔蓝天,也是一个百年不老的梦。

  每到周末,北京北四环外北安河的一块轻型飞机场就变得繁忙起来。空中,几十架直升机、固定翼组成了一个庞大的飞行团;地上,老老少少上百人几乎都是一个姿势,手握遥控器,眼睛随着天上的飞机转,这阵势让偶尔闯入的旁观者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了。因为总是远离城市,遥控飞行给人的感觉很神秘,但一位皮肤晒得黝黑的飞友并不这样认为:“北京的铁杆玩家都已经扩展到了两三千人了,加上上海及广州、深圳等南方几个城市,全国得有上万人在飞!”
飞行,我的生活方式
  玻璃柜里摆着各式小飞机,茶桌上供着一架固定翼大飞机,墙上还挂着一架红色小飞机,一看就知道,这家的主人是个航模迷。从小就对飞行感兴趣的杨贵慈,玩固定翼已经十年了,玩过的飞机得有十几架了,但第一架是他自己做的。
  上世纪90年代初,国内的遥控航模要完全靠进口,一架小飞机比一台28英寸彩电还要贵。杨贵慈就买来木头片,自己拼装、蒙皮、喷漆,然后再把遥控设备、发动机装进去,结果这架简陋的飞机勉强飞了两三次就摔了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着迷于航模。
  从固定翼到直升机,甚至线操控飞机(飞机的动作都由手腕控制),不论是F3A规定的高难度特技,还是讲究自由创意的花式飞行,没有杨贵慈没玩过的。茶桌上的那架大飞机,就是杨贵慈专门为参加全国锦标赛(F3A)买的一架遥控特技飞机,花了他三四万块钱。“F3A对参赛飞机有非常严格的规定,飞机长宽不能超过两米,发动机不含油的重量不能超过5公斤,电动的发动机也是如此。”杨贵慈说,如此高精度和强度的飞机造价不菲,这也是把很多爱好者拦在了比赛之外的重要原因。
  与杨贵慈相比,吉正的飞行道路颇有些“曲线救国”的意味。小时候做梦都想当飞行员的他,却从6岁时起在北京市少年宫学了6年的舰模,直到1998年上高中,吉正的父亲为了奖励他考进了全班前三名,花3万块钱给他买了一套模型直升机。“我当宝贝似的,天天抱着它睡觉才行。其实那架飞机在今天看,就是扔在马路边上也没人捡。”吉正开玩笑地说。
上一页12 3 4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